时间银行助力居家养老
更新日期:2019-02-28 15:23:12

  时间银行又称“时间储蓄”,是指注册会员在前期为别人提供服务而获得相应时间储蓄,等到自己需要服务时再从账户中提取时间币,由其他会员为其提供相应时间的服务。时间银行从本质上看是劳动的延期支付,是参与会员之间的一种交换服务机制,但其在运转过程中又兼具一定的志愿服务性质。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养老问题愈加严峻,全国各地都面临着家庭养老能力弱化、社会养老保障水平低、政府养老财政压力大、市场化养老服务资源稀缺等难题。在养老服务供求失衡的背景下,时间银行凭借着公益和激励相结合的优势,日渐进入公众的视野,为缓解我国巨大的养老压力提供了新的政策选择。

客观认识时间银行效果

  1998年,上海市虹口区提篮桥街道成立了劳务银行,专门从事低龄和高龄老人之间的劳务交换服务,开创了国内以时间银行为中介的互助养老模式。随后,广州、重庆、北京等也纷纷成立了时间银行,鼓励社区内的低龄和健康老人为高龄或患病的老人提供服务,储存时间币可在将来换取同等服务。时间银行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老年人生活,为高龄老人提供照顾便利,在整合社区养老服务资源和推动社区和谐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然而在我国,看上去很美好的时间银行这一政策设计始终停留在试点阶段,没有在全国得到推广。概括起来,其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公众对时间银行信任感低,接纳程度不高。由于时间银行引入时间不长,真正进入交换的时间币还不够活跃,政策的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政府对时间银行的宣传力度有限,公众担心未来无法兑现时间币。时间银行完全采取志愿服务模式,是否愿意交换时间,完全取决于相对低龄健康老人的意愿。一些参与者担心自己向别人提供了服务,将来得不到别人的服务,对时间银行不信任。而因其服务的志愿性,地方政府只能尊重老人选择,不能强制执行。《全国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年)》提出了要健全“爱心银行”“时间银行”等志愿服务回馈制度,推进社区志愿服务常态化,但迄今为止时间银行还没有真正得到来自中央政府层面的重视,没有一个成熟经验模式向全国推广,还停留在基层政府的自我摸索阶段。

  时间银行辐射范围窄,可持续发展难实现。我国人口的分布结构阻碍了时间银行的可持续发展。时间银行主要在大城市进行试点,还没有进入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空巢老人众多的农村地区养老服务需求市场大,村居内部传统互助氛围好,但受到资金和政策各方面的限制,农村地区时间银行的潜能未被开发。时间银行在本土化发展过程中,主要的目标群体和服务范围限定于社区内部,设置点较为分散,辐射范围受到分布点和发展规模影响,不利于发挥规模效应。

  时间交换不通畅,转移接续困难。目前我国各地的时间银行都是依托社区成立的,时间储蓄仅仅在社区内部流通,未能突破区域限制流通起来。时间银行注册会员只能在本社区存储和消费时间币,一旦参与者转移居住社区,将无法在异地使用。不同年龄段的老人存储于时间银行的资产规模不一,随着人口流动的加速,时间币能否通存通兑将成为制约时间银行发展的关键因素。此外,代际间的时间币无法有效转移,捐赠和继承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各地至今还没有探索出一套科学的转接标准。

  专业服务能力不足,服务质量不高。时间银行是一种类金融机构,既有存储和投资,也有回报和交换;既有成本核算和益损评估,也有增值和权益转让。因此,时间银行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服务创新政策,管理时间银行仅仅依靠社区居委会显然是不够的,因为社区居委会事务太多,而且专业性能力有限。志愿队伍服务质量高低也是影响时间银行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中青年群体参与时间银行志愿活动的积极性较低,志愿服务队伍老龄化,低龄和健康老人缺乏医疗、康复护理、心理疏导等方面的专业知识与技能,只能为年长老人提供日常护理服务。

  时间银行作为带有社会公益性质的平台,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资源扶持。当前对时间银行的监督是相互分散和孤立的,政府、平台、社会和个人之间未形成一个系统的监督整体,无法有效地对时间银行的运行进行监督,不利于提高服务质量。

充分利用政府及社会资源

  尽管时间银行存在着公信力不足、政府保障机制缺失和时间价值不统一等问题,但它在丰富老年人生活,充分利用老年人力资源,推进和谐社区建设,减轻政府和家庭养老压力等方面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如何让时间银行更好地为我国的老年服务市场所用,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具体建议。

  加大政府扶持力度,提高时间银行公信力和居民认知度。社区居委会需要对社区居民传递时间银行信息,让居民了解到时间银行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充分利用当前的传播媒介,提高社区民众对时间银行的了解和接纳程度,吸引更多的群体参与其中。在对未来的承诺上,政府需要对时间银行作出制度性和政策性保障。加大对社区时间银行养老的政策扶持和财政资源投入,改善社区养老设施,让时间银行的志愿服务活动有场地可开展,有设施可利用;要加强社区内部之间、社区和外界之间的联系,对外链接社会资源,将可利用的资金、设施和志愿服务资源整合起来,实现养老服务资源的优化配置。政府要结合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人口分布及需求,合理规划和设置服务点,对经济落后却有较大养老服务需求的农村地区采取扶植方式成立时间银行,让时间银行惠及更多的老年群体,也让更多的民众参与到时间银行的志愿活动中来,为自己储备养老资本,丰富个人生活。

  加强对时间银行的研究,探索时间银行科学运行规律。时间价值的确定需要政府部门从宏观出发,制定出合理的价值兑换规则,各社区的时间银行要加强信息交流与沟通,在政府制定出弹性指导线之后,结合具体服务的难度和强度,制定科学的服务时间价值标准,以提高时间币在各地区的流通速度,推动异地通存通兑的实现。为吸引更多的民众持续参与服务,时间银行要在“志愿+激励”模式基础上,健全和完善激励机制。比如制定弹性增息机制,对提供较长时间服务的人给予加息;通过有形和无形激励方式,对志愿服务积极性高的个人或组织给予物质和精神嘉奖,鼓励广大社区居民参与到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中来。

  时间银行要充分利用政府及社会各界投入的资金,利用大数据平台,打造时间银行的“互联网+养老”模式,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模式,即时更新志愿服务信息。加强志愿服务队伍的建设,解决时间银行运行过程中服务水平低的难题。充分发挥时间银行平台的信息优势,加强对外联系,争取志愿服务组织、老年权益组织和高校等方面的支持以及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项目支持。

  政府要对时间银行进行合理规制,界定参与各方的权利与义务,保障各主体的权益;同时,加快社会监督机制的构建,充分发挥政府监督、社会监督、社区监督和个人监督为一体的共同监督效应,利用新媒体的曝光效应让时间银行能够更加公开透明地运行。对时间银行的监督也体现在服务质量的评估上,要着力引入第三方机构评估,完善相应的反馈机制,实现同量服务同值回报。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返回上一页